美国大学作弊永远不会进步(转载)

转载自:美国大学作弊永远不会进步

如果你的学校是quarter制,即有三个学期,那么你可能发现春假结束后的spring quater少了一些同学,这有可能是他们考试作弊被抓,于是被学校给予停学一学期的处罚。对于作弊的学生,停学一学期已经是比较仁慈的处罚了,情节严重者会直接被美国大学开除。作弊不止让你的教授和其他帮助你的学校老师失望,也会让其他学生沮丧。今天就来喝一碗关于作弊的鸡汤吧!

美国大学开除

考试作弊的不只是所谓的差生,其实好学生一样会作弊,美国名校也存在作弊的案例。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2012年哈佛大学的作弊案例?哈佛大学不用介绍,众人皆知的世界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那年就有60名学生因为期末考试的答案相似被认为作弊,全部被停学处理。很多人知道了这个案例后就想,如果这么知名的大学都有学生作弊的话,那么其他学校的学生作弊就能被接受了。

大家可以扪心自问一下,自己在以往的学生生涯中是否作弊过,抄作业?考试打小抄?偷看同桌的卷子?平时英语课默写单词的时候,是不是悄悄问过同桌单词怎么拼?有没有发现这些大大小小的作弊离我们很近,即使是班级里名列前茅的同学也很熟悉这些行为吧。根据学术诚信国际中心的一次调查,68%的本科学生和43%的研究生承认在作业和考试中有过学术不诚实的行为。为什么学术不诚实这么普遍,尤其是在高等教育中?

我们能理解学生在高中为什么要作弊,很多学生一开始也不想要这么做。但是高中就是一个必须去上学的地方,很多城市逐渐把高中阶段也列入到义务教育的范畴中,而且高中很多所学的东西我们都不感兴趣,比如说小编就不喜欢化学,因此好几次化学方程式都是抄同桌的…但是大学阶段并不是强制的,光是进入大学就需要很多努力,更不要说顺利毕业了。既然是我们费了一番功夫考上的大学,那不要辜负自己,不该作弊。此外,我们学习的东西应该就是我们感兴趣的,何必要骗自己呢?

也许你要反驳说你对自己正在上的课不感兴趣,只是因为学校要求必须完成的科目而已。这就意味着尽管我们之后不靠演戏生活,却要选修戏剧课,或是我们对加减乘除非常头疼,却还是要上统计课。当我们报名上大学,就是报名体味成年人真正的生活:你不会喜欢所有你正在做的事,但你还是不得不做。

对于那些在大学作弊的同学,你不仅让教授失望,也让别的同学失望。如果你知道第二天你边上的同学对考试毫无准备,只准备抄你的答案,你还会在考试前好好复习吗?我们还要明白的是,作弊在生活中行不通,没有人会为你承担你的那份重量,很多人都不接受被占便宜或是被利用。

在大学中,作弊可能的结果就是停学或是开除,但是在工作中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因此作弊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另外,养成坏习惯或是让自己变得不可靠,会让自己无法胜任之后的工作。很多时候,都是老师在提醒学生不要作弊,但是现在是时候我们自己提醒自己。今天喝了这碗鸡汤,打了鸡血继续努力!更多关于美国大学开除或是考试作弊被抓的问题尽管来咨询相关美国留学中介机构吧!

购买教师笔记也会被美国大学警告?(转载)

转载自:购买教师笔记也会被美国大学警告?

来自旧金山的一家名为“Study Soup”的网站不断发邮件给各大高校的学生并承诺笔记可以用于售卖。但阿肯色大学的一名学生说,她在去年秋天因为违反了学校的学术诚信政策,被美国大学警告,因为课堂笔记这件事情使她陷入了麻烦。阿肯色大学教员现在正在辩论如何最好地处理课堂笔记销售现象。会谈之后,一个管理员表示不断接到对此事关注的教师和学生的电话,询问他们是否可以自由地与在线学习资源公司合作。该校于7月向所有学生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警告说: “任何被Study Soup或类似公司联系的学生都应该知道,许多校园教师认为售卖课堂笔记是对知识产权和/或版权法的侵犯。”

去年秋天,校长Joe Steinmetz在一篇关于学术诚信的演讲视频中告诉学生,“诸如将笔记和课堂资料卖给在线学习网站等活动可能违反了我们的学术标准,并会让你陷入麻烦。阿肯色大学教授和讲师正决定是否允许学生销售课程笔记,费耶特维尔阿肯色大学学术倡议和诚信办公室执行董事卡伦霍奇(Karen Hodges)也表示一些教师认为这是侵犯版权,有些人却不这么认为并且不以为意,但一些教师极其在乎这一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行为。

美国大学开除

早在去年春天,她闻听一些学生收到了邀请在线上传他们的笔记的邮件。当学生浏览这些公司的网站,上传笔记是可以获得报酬的。收到这种邮件的的学生常常会感到困惑,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可以这样做。阿肯色大学去年秋天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最大的学院里的所有教职工,艺术和科学学院的威廉·富布赖特教授建议,如果教授和讲师不想让学生售卖课堂笔记,应该考虑把这一项规定列入课程大纲。霍奇尽管表示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方案,但它能协助我们试图阻止售卖课堂笔记这一行为。

曾经撰写过大学知识产权规定的迪优肯大学法学院行政副院长雅各鲁斯比(Jacob Rooksby)表示,学生笔记涉及的知识产权和版权问题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不同于事实和信息,一个教授的原创想法或观点被学生学生记录可能侵犯了版权保护。另一方面,学生把一些好的想法加入笔记就意味着他们拥有这份笔记的版权。鲁比斯还说出了另一个相关的法律问题,即“教授和学生课程范围规定的合同“。此外,学校也关心,课程材料在网络上售卖的费用比学费要便宜的多这一事实,一个国际学术诚信组织的领导者说,虽然销售笔记不是完全作弊,一些网站不仅鼓励学生上传他们的笔记,还接受家庭作业和考试内容。

国际学术诚信中心委员会联合主席特里西亚贝尔特兰(Tricia Bertram Gallant)表示合同欺诈服务合同可以在网上找到,与之相比,销售笔记只是是一件小事。霍奇指出了一些市场上的类似网站,比如“课程英雄” (Course Hero)和“学习室”(Study Room)。上传课程材料的想法至少可追溯到90年代。阿肯色大学化学老师米娅诺曼(Mya Norman)表示,她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了她曾经出的考试题目,并且这些考卷都用的是旧资料。她不赞成一家公司拥有并不属于它的东西,并收取费用。

看起来他们基本上是数据挖掘我们的课程网站。对于关心公平的诺曼来说, 这不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Study Soup的负责人凯迪奇普斯(Katy Tripse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该公司鼓励学生之间互相学习,不接受过去的考试资料或被教授冠名的幻灯片。我们欢迎与阿肯色大学继续沟通,以解决任何相关的问题,如果学生上传了不当的资料,我们会尽快删除,这名学生被拒绝进入我们的网站。该公司声称在其网站上有来自阿肯色大学的12,377名学生,并在过去几年已创建了467门课程的454文档,涉及221种科目。

一名大三建筑系学生艾希莉 埃文斯(Ashley Evans),在她大二时曾担任Study Soup笔记工作人员,她表示通过上传为测试准备的笔记和学习指南获利了430美元。学生通过支付每月订阅费来获取资料。 20岁的埃文斯说,她收到该公司的电子邮件,邀请她注册为笔记工作人员,并赞扬她为优秀学生。他们把阿肯色大学的标志放到网站的各个地方,他们的网站像是阿肯色大学的一部分一样。去年秋天,一个建筑课程的教授发现她参与了这个商业网站。但她没有意识到课堂教学大纲中包括禁止出售课堂笔记的规定。根据她向阿肯色民主党宪报的提供的文件,她被发现违反了UA的学术诚信政策。

在阿肯色大学的处罚标准下,这案件被认定为一起较低级别的犯罪 – 尽管不是最低级别;而且埃文斯表示,相应的处罚并没有没有影响到她的成绩。她的这次行为会列入学生学术不诚信积分里。霍奇表示禁止销售课堂笔记的政策可以阻止任何学术不诚实行为。现在,大学没有一个具体的政策规定学生不能售卖笔记,所以教师委员会正在考虑的问题。2016年春天有一名学生被认定违反学术诚信,埃文斯将可能是第二个受到处罚的学生。埃文斯表示,是因为接到Study Soup公司的电话,才会售卖自己的课堂笔记。今后他们会找到一些更好的方法:制作一个Facebook页面并放在社交媒体上,放置海报,不间断地发送电子邮件,以达到广告的目的。有一次,她还创建了一个在线页面,来达到成为学生营销人员的要求。现在埃文斯说她不再出售笔记,如果允许,她会再次这样做。她认为上传由教授撰写的材料是不正确的的,但上传她自己的笔记是完全不同的。
尽管界定售卖课堂笔记侵犯版权的问题非常困难,对于广大留学生来说,想要分享自己的课堂笔记最好事先询问教授的意见。毕竟尊重原创与版权是做学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遇到留学困难,请及时咨询相关美国留学中介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