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考试孩子作弊,大批父母和医生是共犯?事情真相是这样的

文章来自:SAT考试孩子作弊,大批父母和医生是共犯?事情真相是这样的

众所周知,SAT考试是美国本科申请的一个重要的入学考试之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SAT作弊和代考的案例频频发生。很多学生也开始注重起对申请者的二次审查。很多SAT作弊者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有突出的SAT在申请中脱颖而出。不只是学生对自己的SAT成绩如此在意,家长也是同样的担忧不已。

四月一个惬意的星期六下午,家住长岛的妈妈Kim Gronich从ACT考场将女儿接回家。这个高三的小姑娘十分沮丧,限时3小时35分钟的标准化考试,她没能回答完所有的题目。身为人身伤害律师,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的Kim Gronich说:“她的时间总是不够用。”

然而,当天参加考试的许多学生却并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们被专业医生诊断为学习障碍,因此被特殊“照顾”而获得了额外的考试时间。“我的女儿在和那些从医生手里‘购买’额外时间的孩子竞争,这非常荒唐。“Gronich说,她正在考虑对女儿的学校提起诉讼。“他们在考场里多待了几个小时…..这些学生是在光明正大地作弊。”

为了进入顶尖大学,富有的家长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们的孩子在竞争中站稳脚跟。越来越常见的策略是利用可能合法也可能非法的心理诊断,让学生在ACT和SAT的考试中获得额外的时间。以前,College Board会通知被特殊照顾学生的录取学校,但他们在2003年取消了这一政策,也就打开了滥用的大门。2016-2017年的SAT、PSAT和AP考试中,94.4%提出延长时间申请的学生获得了College Board的批准,占全部考生的3%。

参加ACT考试的学生中,大约有5%获得了“特殊便利”;而在2003年之前,这个数字还不到2%。ACT的媒体和公共关系高级主管Ed Colby说,一些家长担心富裕家庭的学生可以“付费”证明自身有残疾。“如果我们收到了医生的文件,我们会选择相信这些文件 – 除非有某些原因证明我们不应该。“当被问及这个问题时,College Board媒体关系副主任Jaslee Carayol说,公司“致力于确保残疾学生能够获得他们需要的帮助以参加测试。”教育律师,“特殊照顾”滥用的坚决反对者Miriam Kurtzig Freedman 则认为,College Board对滥用行为视而不见,是因为担心这会使考试失去权威性,且削弱公司声望。

为了获得额外的考试时间,家长们选择支付数千美元,让私人神经心理学评估员(心理医生的一种)鉴定孩子是否有学习障碍。如果医生给出否定答案,他们就会再多花数千美元去找另一位心理医生。常见的评估结果包括ADHD(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认知障碍。评估结果被发送到学校后,通常都会被接受。如果在极少数情况下未得到学校认可,有些父母便会聘请律师上诉。当学生注册参加标准化考试时,学校通常会代表学生发出“特殊照顾”请求。

心理医生Dr. Joshua Shifrin在纽约和新泽西拥有两家诊所,为从小学到高中的孩子提供心理评估,每次收费从4,000美元到6,000美元不等。他签署的诊断结果让80%至90%的患者获得了“特殊照顾”,这其中可能包括延长时间、拆分考试时段、或在班级考试和标准化考试中使用计算器或电脑。

“很多父母在他们的孩子需要额外考试时间时来找我,”他说。“如果我能在合乎道德和法律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我会尽力帮助他们…… 但是有些时候孩子不符合条件,即使父母极力‘推动’诊断,我也不能这样做。当他们升入高中或大型,工作变得更具挑战性时,真正的问题才会出现。”

来自纽约上东区的妈妈Susan说,她儿子的一位同学被诊断患有脊柱侧弯,因为不能久坐而被允许分4天时间参加ACT考试。而当她在社交媒体上得知这位同学花了7个小时的时间飞往欧洲时,她开始怀疑其诊断结果的真实性。

“这是一场富裕家庭之间的较量,因为只有‘不差钱’的父母才能承担私人诊断的高昂费用。”为了儿子的前途,Susan也没有放弃这场比赛。ADHD的诊断结果让她的儿子得到了额外的考试时间。“我怎么会把这个机会从他身上拿走?”她反问。“大学又不知道他有多余的考试时间。”

带有医生证明的“特殊照顾”或许成为了SAT、ACT等标准化考试的审查和监管盲区,但广大的考生也不能因此就想从中“钻空子”。要知道,考试作弊、伪造申请材料的后果十分严重,轻者取消当次考试成绩,重者将收到美国大学开除的严厉惩罚。也许可以通过作弊手段去上哈弗,耶鲁,MIT,但又有什么用呢?这些家庭富裕带来的光环,将在他们进入现实社会之后逐渐消失。美国留学中介续航教育希望大家在学术上公平竞争,在人生路上赢得光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