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需要“西式”通识教育

原文转载自:为什么中国需要“西式”通识教育

不到美国留学,就能拿美国排名前十的杜克大学学位将成为现实。近日,昆山杜克大学召开了2018年首届本科招生宣讲会,计划在今年面向全球招收225名本科生。昆山杜克大学是一所非营利性中美合作大学,以通识教育为主。国外大学在中国设立“实验性”通识教育虽然受到了严格制度审查,也受到了全社会的密切关注。

哈佛大学中国研究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指出,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中国政府一直是自由教育的“赞助者和审查者”。当前政府政策重点是学习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以及对西方价值观的批判。“西式”通识教育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存在,将是中国文理教育未来的挑战。基于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板,同时又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教授和资源投入,杜克大学昆山校区强调,新项目将是一个“创新”版本,专为喜欢挑战又具有全球意识的学生而设计。

其实,中国已经在众多知名大学创立了本科教育改革基地,例如2007年成立的北京大学元培学院;2009年成立的中山大学博雅学院;2012年成立的复旦大学复旦学院;2014年成立的清华大学新雅书院。但很多学者指出,这些学院提供的只是一般学科教育而非通识教育,教师缺少专业性和工作动力,过度关注科研而在教学上达不到“通识”的标准。

实验项目

例如,元培学院和新雅书院的通识教育课程,从全国700万左右的大学生中招收不到2000人,被中国教育部视为“实验项目”。考虑到中国大学繁重的管理结构,培育和扩大这些实验项目特别困难。再加上对通识教育意义的普遍混淆,对其价值与相关性的怀疑,教学质量低下,缺乏合格师资,这些问题的存在都使得“西式”通识教育在中国有极大发展空间。

西方优势

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文学教授沃尔特•米格诺罗(Walter Mignolo)表示:“从中国国情来看,通识教育并无风险。我不认为接受杜克大学设置的课程有什么问题,因为杜克大学将提供各式各样的课程,教授和培养中国学生适应现代经济,因为这是他们的主要方向。中国想要知道西方已经了什么知识,并加以利用——并非转向到通识教育,而是为了建立自己的教育体系。”他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政府并不是被西化了”。

Mignolo说:“在本科阶段,我们的目的是为中国学生提供一个从外部看中国的视角,同时提供工具来思考过去500年的世界秩序。”他补充说,中国和西方常常在各自的媒体上“相互指责”,通识教育并不是要告诉中国学生应该思考什么,而是仅仅提供一些工具和概念,从中立的角度邀请他们加入思考的行列。

尽管如此,很明显的是,美国大学决定在中国提供通识教育也是一种政治选择,“否则为什么要去中国,为什么不去布宜诺斯艾利斯?”作为阿根廷人的Mignolo说。“美国计划通过他们的大学,向其他国家提供美式教育。当然,其他国家有其自己的利益点。”

竞争动力

学者们指出,中国政府还有其他动机去支持通识教育学位: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至少需要一小部分毕业生可以用西方思维方式融入当前国际环境。“全球化进程要求所有学生都要培养一种全球意识,把握全球机遇,提高参与的竞争力,”约克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Qiang Zha说。

人们经常听到的一种观点是:通识教育不能成为专门从事金融、工程和科学工作偏好的替代方案。而实际上,通识教育将培养出更优秀的财务分析师,更有社会意识的工程师,以及能够应对实验室之外的全球性问题的科学家。

这在数字时代已经变得更加紧迫。“普遍的共识是,在‘智能机器’时代,有价值的技术和能力是不能被机器取代的,不管机器有多智能。这其中包括经常被提到的软技能:创新、适应、协作、沟通、批判性思维、创业精神和文化智慧。还包括个人素质或非认知技能,如勇气、韧性、毅力等。显然,人类与机器竞争的唯一方式不是成为机器。而通识教育可以帮助学生“赢得与科技的竞赛”。

从 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到 Designed in China(中国设计),中国的创新推动了对跨学科的通识教育的需求;“智能机器时代”的到来,使通识教育成为了一种必然。不仅对少数精英,对大众都是如此。除了就读学费高昂的国际学校或中外合办大学,你还可以选择美国大学申请。接受更人性化的教育将不再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美国留学中介续航教育帮你实现这一梦想。